帝国软件 首页 > 联系我们 > 正文 返回 打印

欢迎来到艺术家陆扬奇异的东方主义动漫世界

  2018-10-05 22:47:47  本站

  不属于任何地方、同时又属于一切地方,看起来会是怎样的?对西方人来说东京、上海这样的东方城市自带一种异化属性,中国艺术家陆扬将西方社会的东方主义陈见推向极致,给观众带来更强烈的视觉冲击。她在纽约Special Special画廊的限时展览是一个极繁主义玩具屋,充斥着日本动漫、佛教和科幻元素,撼动你的理性。

  厌倦了传统的白盒子画廊展陈空间,陆扬在一个电子游戏厅概念的空间里展出她的影像作品,以及她在时装领域的新尝试。展出作品包括《子宫战士》(Uterusman),一个有着女性生殖器外观的超级英雄,以及《癌宝宝》(Cancer Baby),关于一个彩虹色的癌细胞的动画。显然陆扬打造的浸入式空间并非一个被动的场景,而是她自己身体的延伸和对立。几个世纪以来,东亚文化一直处于次要地位,而陆扬发起了反击。我们采访了陆扬,聆听她对后网络时代的性别、文化和艺术创作的想法。

  我自称艺术家,但实际上我不是很喜欢当代艺术。我常看到的当代艺术与我们的日常趣味感和好奇心没有任何关系。我喜欢时装、卡通和电子游戏,所以很自然地想在自己的作品里结合它们。

  你的模特们非常多样化,你是否有考虑非洲未来主义、亚洲未来主义或种族化未来?

  有的作品获得的反应很不一样,这跟观看者的国籍有很大关系。日本艺术家看有的作品时会有不一样的反应。多年前,我做了一个关于一部著名日本动漫的作品,想要致敬那部原作。我没有用原版里的任何图片,而是做了一个“中国”版本,然后上传到YouTube上。西方人觉得它很酷,但突然间点击量激增,我看了下点击源,来自日本Yahoo。很多日本用户留下了恶评,因为他们发现我是中国人。他们问我为什么要采用日本美学。

  尽管中日在政治历史上有些纠葛,但年轻一代的我们生活在一个进步的全球化网络世界里。我们在网上看东西,其实不在意它来自哪里,是谁做的。界限被模糊化了。

  我喜欢探讨性别,尤其是面对西方观众时,他们看我的《子宫超人》,觉得是女性主义,但其实我只是在拿性别标签玩,我不在乎你是男是女。我自己想做无性人。

  人们会对暴力的艺术更生气,我的一件作品用了解剖课上的死青蛙,青蛙已经死了,但还是有很多动物维权者给我发邮件。我做的那个视频有很多人点击。关注我的作品的人,要么很爱,要么很恨,只有这两种极端。

  我对神经学、心理学和佛教、印度教等宗教一直很感兴趣,它们彼此紧密相连,尤其是在当下。我们的肉身是非常有限的,比如面对温度时,你得用红外线而非肉眼来观察。宗教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我们的世界,因为它帮助我们超越物理境界。

  希望他们感到尴尬。经常穿黑色或者正常衣服的人,穿我做的衣服可能会感到尴尬,开始质疑自身。这些是我会穿的衣服。 这不是一场常规的当代艺术展,我希望它是轻松的,而非严肃的。如今人与艺术之间有太多距离,出于这个原因我从来没喜欢过当代艺术。我希望观众能与我的作品有更亲密的关系,就算不喜欢,也可以玩得开心。



/djjr/104.html